动动app同步不了

未分类

修炼大殿门外,杨左使跪在了门口请罪。

目前也只能这样,他也是想不出任何办法了。

青龙不但没被剿灭,炼妖壶还丢了。

他能想想到夜帝会有多愤怒!

此刻,他的小心脏噗通噗通猛烈跳动着,感觉都快跳到嗓子眼了。

等了许久,夜帝收功,打开门的瞬间,看到了杨左使。

她的脸上微微有些愕然。

杨左使慌忙叩头。

“夜帝,我有罪,我罪该万死。”

“这么说任务失败?”夜帝目光一凝。

“那条青龙超级的恐怖,手下根本不是对手,连……连炼妖壶也被打飞了!”

闻言,夜帝愤怒地直接抬起脚。

慵懒少女的午后闲暇时光

砰!

杨左使飞了。

他从练功大殿门口一直飞,飞过了上千米,撞击在千米之外的钟楼之上。

轰!

钟楼被撞崩塌出一个窟窿。

纷乱破碎的青砖带着一片烟尘,随着杨左使滚落下来,发出一阵乱响声。

杨左使几乎摔个半死,口中喷血。

他早就料到,自己会吃些苦头,甚至会死。

但,又能如何!

在破烂不堪的地上,他挣扎着爬起。

然后,又跪在地上请罪。

这是一种屈辱,事实就是如此。

没有谁愿意卑躬屈膝,被人如此羞辱!

可,又能怎样?

在对方强大的威压之下,他只能卑躬屈膝。

就算被打个半死,还要继续跪着认罪!

表面上,还不能表露出任何的不满。

“感谢夜帝手下留情!”

杨左使违心的叩首谢恩。

夜帝的愤怒,却没得到任何的舒缓。

下一秒她已经冲了过来。

砰,又是一脚,将杨左使踹飞。

这次杨左使的身体,就像是断线的风筝,嗖!

贴着钟楼的边楞飞了过去,将边楞摩擦掉了不少的砖粉末。

甚至杨左使的头发都被摩擦掉了许多根。

虽然,杨左使是铜皮铁骨。

但是,如此的碰撞之下,脑袋也是晕晕乎乎的,几乎呕吐。

等他坠落的时候,已经到了仙宫一片空旷的广场之上。

广场的面积有十个足球场那么大。

地面,部是白玉一般的石头铺设而成。

石头表面镌刻着飞龙,飞凤,还有许许多多的凶猛妖兽。

并且还有许多,古老传说的雕刻画卷。

看上去大气磅礴!

轰!

杨左使砸落,让地面震动了一下,但是石头没有丝毫的损伤。

不是冲击力不够强大,而是这石头是经过特殊加工,除非金仙级别的人物手持强大法宝,力一击,

才能在石头上留下痕迹!

至于这些雕琢的画卷,其实是在石头特殊加工之前做的。

如果,是加工之后,除非夜帝自己亲自雕琢,那还有人能雕琢的动!

噗!

杨左使再度一口老血喷了出来,这一次他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破碎了。

简直生不如死,人不如狗!

汪汪汪!

好像是为了印证,他此刻悲凉的心境,一头浑身金黄的狗,跳了出来对着他一阵狂叫。

没错,这是夜帝的宠物犬。

绝对是狗仗人势!

这头金毛犬体型不大,就像是一头猫一样大小。

但是,它此刻却吃牙咧嘴地对着杨左使叫嚣,露出一嘴的小黄牙!

杨左使凄然苦笑,自己忠心耿耿,竟然落得如此下场!

此刻,他已经爬不起来了。

落下的时候,仰面朝天,现在自然是仰面朝天。

他看着灰蒙蒙的天空,一脸的悲凉和沮丧。

他现在已经没法求饶,也不想求饶了。

死就死吧!

求饶也没用!

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也就战胜了内心对死亡的恐惧。

他笑了,嘴里的血,还在不停地冒着。

但是,他却笑了。

担心,笑容是如此的凄凉和落寞。

夜帝,已经跟了上来,她的眼神没有丝毫的悲悯。

她高高在上,像是俯视着一只臭虫一样,俯视着杨左使。

“夜帝息怒!”

这时林右使急冲冲的赶来,像是一阵风吹到了夜帝面前,然后咣当一下跪在地上。

“夜帝!念在杨左使向来忠心耿耿,兢兢业业的份上,就给他一次机会吧!”

绝望的杨左使,瞬间被林右使的举动惊呆了。

他做梦也没想到林右使竟然会跪下为自己求情!

夜帝的目光微微一冷,“罢了!这次饶他一条狗命。但是,十日之内,如果找不回炼妖壶,你们两个一起送死!”

说完,夜帝佛袖,瞬间消失。

等夜帝消失很大一会,林右使才爬起来,然后俯身将杨左使拉起背在了背上就走。

杨左使内心无限的感慨。

“我真不知道如何感谢你?”

“感谢就不必了。还是尽快把你的伤治好,然后咱们一起将炼妖壶夺回来。”

杨左使苦笑:“你没必要将自己搭进来!”

“你以为你死了,我就会好过?其实,你死了,我还是被命令去找回炼妖壶。”

林右使也有些苦笑:“今天的你,就是明天的我。这个时候,还有我给你求情。明天,我们受罚,恐怕就没有人为我们求情了!”

闻言,杨左使蠕动了一下嘴唇,想说什么,却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因为林右使说的就是真实的境况!

从今日起,两人的脑袋,都挂在了腰上了。

回到林右使的院落,林右使立即命令人去烧水。

片刻之后一大锅水滚开,林右使就丢入锅中一些紫阳草。

紫阳草可是极品的疗伤药物,内伤和外伤的疗伤效果都特别的神!

杨左使望着紫阳草落入锅中,整个人都颤抖了一下。

“这么贵重的东西你给我用!”

没错,紫阳草这种仙药,简直是有价无市。

珍贵的比人命还重!

然而,林右使竟然毫不吝啬地给自己用。

他感激的,不知如何是好了!

“别客气了!仙草再珍贵,也得留着命享用吧。”林右使微微一笑,“现在,我们可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

说完,她离开了疗伤房。

杨左使眼睛微微有些湿润。

一个丫鬟,搀扶着他,他从旁边的台阶上,登上了锅台。

这是一口巨大的锅,在里面洗澡都不是问题。

而锅内水滚开,已经变成了血红色。

他却要在滚烫的锅里疗伤!

够吓人的!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