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操逼软件

未分类

;

却说香菱打着纸伞到了荣国府西‘门’,眼瞧着薛蟠与孙绍宗在‘门’‘洞’里并肩而立,脚下便略缓了一缓,不过马上又加快了脚步进了‘门’‘洞’。

就见她先将那纸伞收了,又上前对着薛蟠盈盈一拜,道:“香菱怕日后是不能再伺候爷了,还请爷多多保重,莫要再让太太、姑娘担惊受怕的。”

作为一个被薛蟠随手送人的小妾,能当着新主人的面说出这番话来,足见她是个重情义的‘女’子。

可惜……

“老爷我如何行事,用的着你这小蹄子来教?”

薛蟠赶苍蝇似的挥了挥手,不耐烦的道:“上车、上车,莫要让二哥久等!”

听他依旧是如此没心没肺,香菱脸上的表情顿时一黯,垂下臻首,便待从小厮手里接过行李。

谁知却有只粗壮的手臂抢先了一步,拎起那两包行李,轻轻巧巧的放进了车厢里,然后又往她眼前一递。

“上车吧。”

虽然都是让她上车,但这两者相差何止以道里计?

香菱微一迟疑,这才小心翼翼的将柔荑放到了孙绍宗手心里,借力上了马车。

惹火少女寂寞时光美艳可人

“告辞。”

孙绍宗回头冲薛蟠拱了拱手,便也跟着上了马车。

挑开那车帘,却见香菱正将一双绣鞋用布头裹了,小心的放在角落里,便知她是怕‘弄’脏了车厢,于是笑道:“咱们府里自有负责浆洗的婆子,用不着这般小心谨慎。”

听了‘咱们府里’四字,香菱忍不住有些羞窘,嘴里却仍道:“洗一小块布头,总比换洗一整条褥子方便些——再说车里干净些,爷也坐的舒心不是?”

这倒真是个会伺候人的。

孙绍宗愈发觉得那薛蟠是有眼无……也不对,他要真是有眼无珠,当初也不会非要抢了香菱回家。

一边想着这些有的没的,孙绍宗便也除下了湿漉漉的靴子,却懒得用什么碎布头包起来,于是直接撩开铺在车厢里的褥子,顺手就塞到了下面。

然后钻进车厢里,往那软垫上一靠,便占去了大半个车厢。

“驾~”

外面张成吆喝一声,马车便缓缓启动,驶入了滂沱雨幕之中。

这一路之上,眼瞧着香菱鹌鹑似的缩在角落,连臻首都不敢抬,孙绍宗便忍不住伸手轻轻托起了她的下巴,扫量着那眉心处的菱形胭脂记,嘴里啧啧称奇道:“你额头这粒胎记,倒是会选地方的紧——不过既然有这么明显的胎记在,要找到你的父母家人应该不难吧?”

香菱原本紧张的娇躯‘乱’颤,听他问起‘父母家人’,又并无什么过分的举动,便稍稍镇定了些,抿嘴强笑道:“天下这么大,奴又不记得以前的事,想找到‘父母家人’谈何容易?再说如今我也已经习惯了,老爷也不必为我费心‘操’劳什么。”

“这样啊。”

孙绍宗松开了她的下巴,故作失望的道:“原本我还琢磨着,有时间去刑部翻一下走失案的卷宗呢,既然你没这个意思,那便……”

“老爷!”

不等说完,香菱便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激’动的道:“刑……刑部哪里,真能查到我爹娘的消息?!”

方才还说不用费心‘操’劳,如今听见有希望找到家人,却又‘激’动成这样子,当真是典型的口是心非。

“虽然没有十成把握,但八成总还是有的。”孙绍宗道“按照本朝刑律,但凡十岁以下被人拐卖的童子,都要将卷宗呈送到刑部备案,以方便日后查询——像你这般有明显胎记的,应该不难查到才对。”

其实以贾家的能力,要想去刑部查卷宗,其实也并非什么难事,只不过贾府上下,并没那个主子,愿意为了香菱搭上人情罢了。

贾宝‘玉’或许会是个例外,但他向来视‘经济仕途’如仇寇,又哪里晓得该如何帮忙?

而听他说的有鼻子有眼,香菱登时‘激’动的难以自制,向后缩了缩身子,猛的一个头磕在地上,颤声道:“求老爷开恩,帮奴婢查上一查!不管最后结果如何,奴婢日后也一定尽心尽力伺候老爷!”

“你既然进了我孙家的‘门’,替你寻找家人之事,老爷我自然责无旁贷——来来来、先起来说话。”

一边说着,孙绍宗一边伸手去扶香菱。

只是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方才吃了几杯黄汤,那手便失了准头,顺着锁骨往下滑了三寸,猛地一把攥了上去,直攥的香菱嘤咛一声,非但没被孙绍宗扶起,反倒软软的倒在了他怀里。

车顶雨声哗哗作响,彻底掩盖了车厢里这不可说、不可述的琐事儿。

——分割线——

孙府,东跨院。

阮蓉围着香菱转了足足三圈,直瞧的香菱心肝‘乱’颤手足无措,这才展演一笑:“我那日跟老爷说妹妹乖巧懂事,想不到他竟当真把妹妹讨了来——也罢,那就既来之则安之吧。”

说着,便招呼丫鬟道:“石榴,带香菱妹妹去西厢房安顿下。”

香菱这才如‘蒙’大赦的行礼退下。

等她出了房‘门’,阮蓉便拿眼拧了孙绍宗一把,似笑非笑的道:“老爷忍了这许久,今儿总算是寻着逞心如意的了。”

‘女’人啊,果然是善变的动物!

明明前几天,她还劝孙绍宗纳个屋里人,好熬过孕期这段时间,现在却……

孙绍宗哈哈一笑,上前小心环住了她的腰肢:“怎么,吃醋了?”

“吃醋?”

阮蓉小嘴一撇,立刻扬声道:“芙蓉,去帮着把西厢房好好拾掇拾掇,晚上好给老爷做个婚房!”

“慢着!”

眼见那没眼力的芙蓉便要领命行事,孙绍宗忙喊住了她,又笑道:“我哪有那么急‘色’?先让她在你屋里伺候着,什么时候你这醋劲儿下去了,咱们再决定收不收拢她。”

阮蓉又斜了他一眼,冷道:“那我这醋劲儿要是永远下不去呢?”

孙绍宗毫不犹豫的道:“那就由着你,让她当一辈子普通丫鬟呗!”

“呸~!”

阮蓉狠狠啐了一口,却是绽开满脸的笑意:“左右将来为难的又不是我,我才不当这坏人呢!你爱什么时候收拢,就什么时候收拢,只要别在我眼前腻歪着就行!”

Tagged